0217-23006615

中国环境报:我国建立海洋生态索赔长效机制迫在眉睫2021-01-20 04:51

本文摘要:编辑因多次发生的海上溢油事故使海洋环境面临空前的考验,同时强调了我国海洋生态索赔中的软肋。我国目前没有建立海洋生态索赔的长期机制,一旦发生污染就很难评价具体的赔偿金额。长期为环境污染埋的还是政府和当地居民。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最近取得了新进展,康菲石油和中海油共计赔偿16.83亿元。这件事的处理方法会成为今后海洋生态索赔的成功模板吗? 中国环境新闻特别刊登相关文章,以期为读者提供参考。

亚博网页版登录

编辑因多次发生的海上溢油事故使海洋环境面临空前的考验,同时强调了我国海洋生态索赔中的软肋。我国目前没有建立海洋生态索赔的长期机制,一旦发生污染就很难评价具体的赔偿金额。长期为环境污染埋的还是政府和当地居民。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最近取得了新进展,康菲石油和中海油共计赔偿16.83亿元。这件事的处理方法会成为今后海洋生态索赔的成功模板吗? 中国环境新闻特别刊登相关文章,以期为读者提供参考。

资料链接1 .“塔斯曼海”油轮溢油事故的再生: 2002年,马耳他籍油轮“塔斯曼海”和中国大连“顺凯1号”轮在天津大沽安地东海域相撞,原油泄漏。经国家海洋局授权,天津市海洋局要求“塔斯曼海”轮船主英菲尼特航运公司和伦敦轮船船东互保协会赔偿溢油对海洋生态环境污染损害,索赔金额共计4209万元。索赔结果: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和索赔机制,此案先后辗转7年,直到2009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被告赔偿人民币1513.42万元。赔偿内容主要是资源和财产的损失费用,缺乏恢复费用和其他生态环境内容的赔偿。

2 .“大庆91”号油轮溢油事故的再生: 2005年末,“大庆91”油轮满载石油到达辽宁省锦州市的途中,由于船舱破裂引起溢油。事件发生后,肇事者只在自己的海事通信中简单提到,没有向主管部门通报。

事件发生的时候正好是冬天,溢油很难发现,到第二年春暖溢油大面积浮游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泄漏的原油最终给山东、河北、天津三地带来了灾难。索赔结果:仅养殖业损失就达到1.95亿元的这起事故,最终天津海事法庭判决的赔偿金额只有3000万元。

国家海洋局和下属北海分局、监测评价机构因事故支付的调查成本达到2300万元。3 .大连新港漏油事故再生: 2010年7月,大连新港油箱区发生爆炸和原油泄漏事故,部分原油流入附近海域,至少50平方公里海域被污染,直接损失5亿元以上。

索赔结果:中石油和大连市政府在火灾善后一致,油污清理结束后的赔偿工作由大连市政府负责,中石油“投资赔偿”——向大连长兴岛投资2000万吨/年精油,100万吨/年乙烯项目4 .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的再生: 2010年4月,美国石油钻井平台爆炸起火,随后沉入墨西哥湾。这次事件造成11人失踪,浮游油威胁到至少600种动物的安全。

索赔结果:英国石油公司今年3月与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原告组成的委员会签订了庭外和解协议,向受事件影响的渔民和其他索赔人赔偿78亿美元。这笔钱来自迄今为止公司设立的200亿美元的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赔偿基金。

其中23亿美元用于赔偿受害的墨西哥湾海产业主。现在英国石油为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承担了372亿美元的费用。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温玉姬时隔10个月,国家海洋局于今年4月26日宣布去年山东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最新进展: 2家责任企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菲”)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 国家海洋局网站就此宣布,这次事故的处理是我国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请求的“成功实践”。

那么,这件事的处理方法能为之后的海洋生态索赔案提供模板吗? 我国海洋生态索赔今后进入平坦道路了吗? 16.83亿元的赔偿不够吗? 今年年初农业部与康菲和中海油签订的13.5亿元渔业资源赔偿协议比较显示,国家海洋局说这次索赔的钱是生态金,主要用于渤海受损的海洋生态环境的修复和改善。但是,赔偿的根据是什么? 标准是怎么制定的? 这个最终的数字是怎么计算的? 国家海洋局没有披露具体赔偿的细节。山东大学海洋学院的王亚民教授分析说,这次索赔可能是通过估计以渔业为代表的海洋生物资源损失得到的最终索赔额,比以前更实际上没有明确定义真正的“生态资金”。

在不知道赔偿详情的情况下,外界对这次生态索赔的“成功实践”产生了疑问。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和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表示,这是第一次对海洋生态损害获得高额赔偿金,对其他海洋生态破坏事件不失去参考意义,称之为“成功实践”不为过。但是,16.83亿元离生态修复的实际需要还很远,不足以弥补漏油事故造成的直接、间接损失。

事实上,这不是我国第一起对海洋生态损害的索赔事件,可以追溯到2002年的“塔斯曼海”事件。原油泄漏发生后,天津市海洋局要求负责人赔偿溢油造成的海洋生态环境污染损害,索赔金额共计4209万元。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和索赔机制,7年后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赔偿金对生态环境内容的赔偿不足。

近20年来,我国沿海发生的50多吨溢油事故44起,赔偿的只有17起,仅占事故总数的39%,平均每吨赔偿只有0.26万元。此外,赔偿金均以补偿资源和财产损失为名,对生态损失的索赔要求多因证据不足而败诉。这次渤海湾溢油事故是我国第一次吃亏成功的海洋生态索赔事件,但业界专家普遍认为要投入海洋生态环境的修复,这笔钱“一定不够”。与墨西哥湾原油泄露事件后英国石油公司支付的78亿美元赔偿金相比,溢油范围和程度不同,但16.83亿人民币真的太薄了。

因此,根据这次溢油事故造成的生态损害程度,16.83亿元的赔偿金实际上是不够的。对此,李佐军说建立海洋生态索赔的长期机制是当务之急。生态索赔还是资源索赔? 李佐军认为,为了建立海洋生态索赔的长期机制,首要目的是发挥唤醒和预防的作用。近年来,海上溢油事故频发,近海生态环境污染事件相继发生,其原因之一是缺乏有效的警报机构。

“污染者可以用较少的费用摆脱罪恶,但被污染的海洋生态环境因缺乏足够的修复资金而日益恶化。如果生态赔偿机制最终以立法的形式确立,其相应的法律效力可以给近海作业人员足够的威慑,使潜在的污染者严格规范自己的作业行为,采取充分的预防保障措施。”李佐军说。“其次是对发生的事故提供索赔的法律依据。

》李佐军认为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成功索赔”是个案,有长期机制保障,只有发生污染事故,才能保证全额赔偿金及时顺利到达,不耽误海洋生物资源的急救和生态环境的修复。但是,要达到这样的期待目的,建立海洋生态索赔机构并不容易。

王亚民告诉记者“‘生态’和‘资源’的概念还没有明确的法律定义”。由于“生态”一词的概念过于模糊,“生态损失”的价值评价变得极为困难。王亚民以这次渤海湾溢油事故为例向记者说明,溢油污染引起渔民的养殖、捕捞损失,造成天然生物资源或渔业资源的长期损失,破坏了整个海洋生态环境。生态索赔主要包括渔业资源损失、自然资源损失和除污染费用以外的生态环境恢复费用。

实际上,生态赔偿的范围可能很难与其他损害赔偿相区别。王亚民说:“不列举生态,就无法估计生态损失的价值,没有评价、索赔标准、没有根据,如何规定‘生态’和‘资源’的法律界限,目前还没有定论。

” 王亚民告诉记者,国际通行的赔偿方法其实也是以渔业资源或生物资源为主的民事赔偿,在地方为了现实操作以渔业资源赔偿为主,是有道理的。现阶段,为了尽快弥补渔民的损失,立即用赔偿资金修复受损的海洋环境,将资源索赔纳入生态索赔的范围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所谓的“生态索赔机制”其实也是计入资源的。

“但从长期来看,‘生态’不能永远躲在‘资源’的背后,生态索赔必须独立,完善的生态损害评价方法也必须尽快研究。国家从政策高度重视,希望增加关于油污案例和生态与环境损害评价的研究,增加相关的科学研究和技术支持。

”王亚民说。海洋生态索赔任重道远即使不深入研究“资源”与“生态”的边界,海洋生态索赔之路依然艰巨。根据我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的规定,破坏海洋生态时,行使海洋环境监督管理权的部门代表国向负责人提出损害赔偿要求。

但是,从迄今为止的溢油事故来看,提起诉讼的多是直接遭受财产损失的渔民个人,相关的政府机构自主提出生态索赔的情况屡见不鲜,几乎没有成功的例子。政府部门为什么对生态索赔不太积极? 王亚民认为,首先是法律机制不完善,国内有关海洋环境的法律规定大多是原则的,缺乏具体操作层面的详细指导。海洋局可能有权要求偿还,但不一定要履行索赔义务。

其次,前期的投入成本太大,通常在现场调查证据,收集后,委托专业机构进行评价。2005年底,“大庆91号”油轮泄漏事件发生后,国家海洋局和下属北海分局、监测评价机构因事故支付的调查成本达到2005万元。“这些巨额的调查费用不包括在政府的预算支出中,不可避免地出现积极性。

”王亚民说。索赔主体不积极,另一方面,“污染者的抵抗是另一个原因”。李佐军认为,海洋本身具有不确定性和脆弱性,即使近海开发企业按照合法的正规程序实施海洋开发活动,也不可避免地要承担高风险的生态损害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仅阻碍比较完善的法律制定的通过,而且在执行中也寻找成千上万的理由,给海洋生态索赔的制造带来更多的困难。

另外,业界专家指出,目前中国对海洋生态损害的研究还不够充分,在没有相关法律依据的前提下,成功的索赔经验不足。即使海洋生态索赔机制真正确立了,能否保证切实执行仍是个严峻的问题。

王亚民必须对各部门职责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有关的海洋资源如生物资源、旅游资源、矿产资源、水资源等都要进行细致明确的主管划分,避免职权交叉、互相挤压的现象。王亚民说:“但最重要的课题是生态损失的科学评价。” 2007年,国家海洋局批准《海洋溢油生态损害评估技术导则》,以海洋溢油造成的生态损害评价为对象。

2010年底,国家海洋局又制定了《海洋生态损害国家索赔条例(草案建议稿)》,规定了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请求相关费用的计算方法。但是,后者的条例推迟了,关于什么时候能正式执行,业界专家推测并不乐观。加之,海洋生态范围的确定困难、海洋生态价值难以评价、诉讼周期长等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

“提出使双方信服的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范围是一大挑战”王亚民补充说。事实上,在摸索建立海洋生态索赔机制的过程中,有几种维护海洋权益的替代方法。

李佐军可以使用高效的行政手段对溢油污染者进行处罚,也可以设立海洋生态损害赔偿的专门基金,建议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启动应急应对计划,控制污染,切断修复生态的最佳时间。blkcommentpa : link { text-decoration 3360 none }.blkcommentpa : hover { text-decoration 3360 underline.icon _ FX { background . icon _ FX { background-position 3360-240 PX-50PX; 欢迎来到:请发表评论微博推荐|今天评论微博热点。


本文关键词:亚博网页版登录界面,中国,环境,报,我国,建立,海洋,生态,索赔,长效

本文来源:亚博-网页登陆-www.xyrsgw.com